您好 [请登录]   [免费注册]

淘宝交易 安全付款 超低价格 10年诚信老店 专业服务

【辉煌60年 新疆故事】虹飞电驰耀九州

发布日期:2015-10-20

  1909年,伊犁商人木沙巴也夫作了个大胆决定,他从购进了一套75千瓦蒸汽发电机组,给皮革厂制革设备供电。

  正是这台德制蒸汽发电机组将木沙巴也夫的名字写进了新疆电力发展史,这个发电机组由此成为西北电力工业的鼻祖。

  “天翻地覆慨而慷”。如今,蓬勃发展的新疆电力之光已然跨过天山,跃过昆仑,气势如虹,光耀华中大地,中原之城。

  2014年11月2日零时,新疆首条特高压±800千伏哈密南-郑州直流输电工程向华中地区输电100.0121亿千瓦时,首次突破特高压“疆电外送”百亿千瓦时大关。

  六十年来,新疆电力工业发展从无到有,从少到丰,从城市到乡村,从疆内到中原,风驰电掣,高歌猛进。

  新疆日报讯 (记者杜文静 通讯员李易峰报道)

  灯光从这里

  新疆和平解放前,电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是一个神秘而又遥远的传说。

  1949年,全疆仅有电厂7座,总装机998千瓦,年发电量97万千瓦时,尚不及今日新疆一天的社会用电量。

  1950年,在乌鲁木齐东北郊,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的官兵破土动工,兴建了乌鲁木齐水磨沟电厂,这是中华人民国成立后新疆兴建的首座电厂。

  但当时电力供应维持工业生产尚捉襟见肘,根本无法居民生活使用,全疆大部分地区基本还在使用煤油灯照明。

  王怀云,新疆伊犁托海水电厂一名工龄与厂龄一样长的员工。

  1984年7月12日,王怀云驾驶着工作后的第一辆汽车在尘土飞扬、坑坑洼洼的土上行驶,他是要参加托海水电厂的开工典礼。

  今天,王怀云站在几乎每天都要驾车来去的水电厂大坝上,他的记忆仿佛洞穿了30年的岁月。

  三十年来,王怀云了托海水电厂在荒凉的喀什河畔发展壮大,1988年,托海水电厂以5万千瓦的总装机容量骄傲地摘取了新疆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的桂冠。

  随后,这个荣誉桂冠一次次被新的水电厂所取代。1992年,总装机容量8万千瓦的巴州大山口水电厂建成投运,摘走桂冠。

  风是大自然赐给人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巨大能源之一。

  新疆风能资源丰富,位居全国第二位,可开发利用的风区总面积约15万平方公里,可装机容量总计在8000万千瓦以上,也是我国最早利用风能发电的省区之一。

  1989年,新疆首家风力发电厂在乌鲁木齐达坂城落户,这座拥有15台风力发电机、总装机容量2105千瓦的风电厂,成为全国容量最大的风电厂。到1994年,达坂城风电厂装机容量超过1万千瓦,率先建成国内万千瓦级风力发电厂。而今,在这里萌发梦想、扬帆起航的新疆“金风科技”,已经将风力发电设备销往世界,进入全球风电制造商前三位。

  2008年10月27日,玛纳斯电厂不仅以总装机123万千瓦成为新疆首家装机容量过百万的发电厂,还以30万千瓦的单机容量坐上了新疆发电单机容量之最的宝座。

  火电、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天山南北,各种电源建设蓬勃兴起。

  致富从这里起步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特克斯县乔拉克铁热克乡村民杨学仁建起了一家编织袋加工厂。然而,杨学仁通过现代加工业致富的梦因为少电而破灭了。

  杨学仁购进一台20千瓦柴油发电机,因发电成本太高,产品缺乏竞争力,最终不得不卖掉设备,关停工厂。

  乡亲们形象地把当时的电力供应比喻成“脱裤子电”,意思是用电时无电可供,晚上睡觉时,负荷下来了,电也来了。

  当时,电网等级不同,管理体制不畅,电网发展不平衡,难以发挥统一优势,这种矛盾在农村尤其突出,人们用电水平基本停留在照明这个最低层面上。

  建设大电网势在必行,但新疆辽阔的地域让送电线建设困难重重。

  不仅要让群众有电用,还要让群众用上高质量的电。新疆电力人向扩大和延伸电网范围的目标迈进。

  1991年至1995年,220千伏玛纳斯至克拉玛依、克拉玛依至铁厂沟输变电工程建成投运。新疆主电网终于走出了首府乌鲁木齐,向北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延伸至克拉玛依市和塔城地区。

  1996年至2000年,110千伏奎屯至精河输变电工程和220千伏鄯善至哈密输变电工程建成投运,新疆主电网向西延伸至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向东延伸到新疆的东大门哈密地区。

  新疆电网终于迎来了新一轮的建设。

  1998年,对新疆电力建设来说是一个不寻常的年份。

  这年秋天,伴随着农牧民丰收的喜悦,总投资76.8亿元的农村电网“两改一同价”工程在全疆正式拉开帷幕。

  2001年,通过四年大规模的农网。75座110千伏变电站,422座35千伏变电站;2574千米110千伏输电线,8715千米35千伏输电线,51808千米10千伏配电线,60974千米低压线建成了,农村电网网架结构薄弱、供电可靠性差的局面彻底改变。

  新疆电力公司系统供电范围内的83个县市,全部实现城乡用电同网同价,仅“两改一同价”工程为各族群众减负15个亿。

  杨学仁终于圆了自己的创业梦。2002年,他贷款开办了一家农机制造厂,在他提出用电申请的第二天,供电所技术人员就把动力电接进了厂房。

  今天,杨学仁农机制造厂年产值超过100万元,生产的“学仁牌”多用途粉碎机不仅畅销伊犁,还远销至哈萨克斯坦等周边中亚国家。

  在充足的稳定的电力下,杨学仁创业致富只是成千上万受益农牧民的缩影。

  电通了,沙湾县一个村,一天就购买了十几台冰箱……

  电稳了,阿克苏地区农村一年新建30多个农副产品加工厂……

  电力为农牧民发家致富插上了现代化腾飞的翅膀。

  无电从这里结束

  “爸爸,我也想同城里的孩子一样,在电灯下读书。”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焉耆县七个星镇霍拉山村的买买提·牙生在县城亲戚家见到电灯以后,想用电的渴望就一刻也没有停止。

  霍拉山村依山而建,村里除了个别经济条件好的农民家使用太阳能供电外,绝大多数村民都与电无缘。

  上到五年级,买买提·牙生从来没有用过电灯,有一次写作业不小心打翻了煤油灯,把作业本烧去半个角,为此他难过地流下了眼泪。

  什么时候能和城里人一样,用上大电网经济实惠、安全可靠的电能,无电区的农牧民苦苦着。

  这个时刻终于到来了。

  2006年6月17日,国家电网公司与自治区共同签署“户户通电”工程《会谈纪要》,双方决定共同筹资3.36亿元,通过电网最大延伸方式,重点解决分布在全疆63个县235个乡658个村的2.1万户农牧民的通电任务。

  这在新疆电力工业的发展历史上,无疑又是一次。

  2007年9月27日,新疆“户户通电”工程全线告捷,2.6万户农牧民告别了,买买提·牙生在电灯下写作业的梦想实现了。

  当年,新疆实现220千伏电网全疆联网,形成了覆盖全疆统一的220千伏电网,这一电网书写了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世界上覆盖面积最广、单条线最长的220千伏区域性电网,结束了新疆“分散供电”和“就地平衡”的历史,进入到地州网间互供,各级电网协调发展的新局面。

  “户户通电”并没有彻底结束无电的历史,进入新世纪,天山南北一些偏远的农牧区还在用煤油灯。

  那些关于无电日子的记忆,75岁老人白朝贵刻骨铭心:人们回县城过年了,整个村子只剩下几户人家,儿子辗转500公里带着孩子赶来陪父亲过年。

  简单的年夜饭后,父子俩坐在昏暗的屋子里,在这个出奇安静的除夕夜,4岁的孙子无聊地趴在煤油灯下翻看连环画,额头被熏出一道黑黑的烟圈。

  虽然心里万分不舍,天一亮,大年初一吃过饺子,白朝贵固执地把儿子赶上回家的,“等通电以后,你们再回来过年,我买个电视机,一起看春晚。”望着儿孙俩渐渐消失的背影,白朝贵怅然若失,什么时候能通电呀?

  这是2011年的春节,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那仁和布克牧场图拉村的白朝贵还在盼望着电。

  这一年,新疆无电人口排查工作正在开展:12个地州的81个县市中,还有115.2万无电人口。

  石磙碾麦,油灯照明,冰箱做碗柜,电视当摆设,远离现代文明的农牧民们着“长”。

  国家提出通过电网延伸工程和新能源两种方式,在2015年底彻底解决全疆115.2万无电人口的用电问题。经过第一轮农村电网升级和“户户通电”工程建设之后,大部分农村乡镇也都接入新疆主电网。而剩下的无电区域,基本都在远离电网负荷中心的偏远山区、绿洲边缘和大漠深处。

  摆在电网建设者面前是艰苦的自然条件,复杂多变的气候,险要的地形地貌,短暂的施工季节。

  国家电网新疆公司拿出“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勇气与魄力。

  2011年1月,迎着漫天飞舞的大雪,新疆“十二五”首个无电地区电力建设工程在塔城地区托里县白杨河区破土动工,拉开了无电地区电力建设的帷幕。

  自治区党委、更是将无电地区电力建设工程连续四年纳入“民生建设年”重点建设项目。

  从塔克拉玛干沙漠到帕米尔高原,从阿尔泰山脉到巴里坤草原,一支支电力施工队伍,相继开进最偏僻、最边远的农村牧区,展开了一场延伸的大决战。

  2014年9月25日清晨,阿布都克里力·买买提家的那头毛驴准时嘶叫起来,开始了这个普通庄稼人一天的生活。阿布都克里力·买买提悄悄地起身,伸手拉了一下墙边的灯绳,灯亮了。

  沉浸在喜悦中的阿布都克里力·买买提并不知道,当他用颤抖的手拉下电灯开关的那刻,又一个新疆电力发展的历史时刻被记录:随着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巴仁乡罕铁列克村的正式通电,历时4年的新疆“十二五”无电地区电力建设工程全线告捷,比国家计划提前15个月实现了电网延伸覆盖范围内的户户通电,全疆彻底告别了无电的历史。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何珊]

  输出从这里开始

  往昔,从陕西西安到新疆乌鲁木齐,汉代商人们骑着骆驼要走一年半载。

  今天,新疆物资从乌鲁木齐运送到西安,通过航运仅需3个小时。

  现代交通的发展缩短了世界的距离。

  但还有更快的速度,新疆电网与西北电网实现联网,新疆资源以电能的方式输送到西安乃至全国任何一个地区,只需要以秒计算的瞬间。

  新疆地大物博,能源丰富,有占全国40%的煤炭,39%的天然气,36%的石油。但距离内地途遥远,用火车运送成本高昂,把能源转换成优势产品,参加全国的优化配置,电力输出首当其冲。

  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以来,新疆加快优势资源转换,不断推进“疆电外送”,搭建电力丝绸之全国。

  2010年,750千伏新疆与西北主网联网第一通道建成投运,新疆丰富的电力资源第一次源源不断地通过联网工程送入内地。

  2014年11月2日,远在中原腹地的郑州市民从梦中醒来,人们开始了一天新的生活,但忙碌的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供市运转的部分电力,竟然来自2200多公里外的新疆。

  自从2014年1月27日,新疆首条特高压±800千伏哈密南-郑州直流输电工程投运以来,截至2014年底,已经累计外送电量133.176亿千瓦时,相当于外输原煤500万吨。

  这条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将新疆的风、火、光电“打捆”外送,实现了更大规模的资源就地。

  2015年4月10日,在新疆的东大门哈密市,新疆首个±800千伏换流站联变扩建工程正在加快施工。

  在这之前的十天,4320万千瓦时的风电,通过±800千伏哈密南-郑州直流输电工程这条“电力丝绸之”,跨越千山万水送入华中电网,让距离新疆3000多千米的湖北用上了来自新疆的清洁电。

  翻开“十三五”规划,新疆电力未来发展蓝图赫然在列:国家电网公司计划在新疆建设±1110千伏准东—四川、±1110千伏准东—华东、±800千伏哈密北—重庆直流特高压输电工程,新增疆电外送能力3200万千瓦。

  同步计划建设750千伏变电站19座,新增变电容量6870万千伏安,架设750千伏输电线8521千米,与西北电网实现750千伏“三通道六回”联网,疆内750千伏最北延伸至阿勒泰地区,最南延伸至和田地区,形成覆盖全疆各地州的750千伏电网。

  这些工程建成后,将成为连接西部边疆与中原地区的“电力丝绸之”,将新疆丰富的煤炭和风、光等清洁资源就地为电力输送到内地,实现“以电代煤、以电代油、电从远方来”,形成“煤从空中走、电送全中国”的新格局。

  这并不是最终目标。

  国家电网公司“一带一”经济带输电走廊建设的第一步就是要实现与中亚5国的电网相连,共享哈萨克斯坦大型能源和中亚丰富的风能和太阳能资源,远期或将实现和蒙古、俄罗斯等国联网,中国与巴基斯坦经济走廊能源互联互通项目业已启动。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从木沙巴也夫皮革厂那盏昏暗的电灯到超高压电网的大规模建设,新疆电力工业历经百年沧桑,一轮不落的太阳正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喷薄升起。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何珊]

  1909年,伊犁商人木沙巴也夫作了个大胆决定,他从购进了一套75千瓦蒸汽发电机组,给皮革厂制革设备供电。

  正是这台德制蒸汽发电机组将木沙巴也夫的名字写进了新疆电力发展史,这个发电机组由此成为西北电力工业的鼻祖。

  “天翻地覆慨而慷”。如今,蓬勃发展的新疆电力之光已然跨过天山,跃过昆仑,气势如虹,光耀华中大地,中原之城。

  2014年11月2日零时,新疆首条特高压±800千伏哈密南-郑州直流输电工程向华中地区输电100.0121亿千瓦时,首次突破特高压“疆电外送”百亿千瓦时大关。

  六十年来,新疆电力工业发展从无到有,从少到丰,从城市到乡村,从疆内到中原,风驰电掣,高歌猛进。

  新疆日报讯 (记者杜文静 通讯员李易峰报道)

  灯光从这里

  新疆和平解放前,电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是一个神秘而又遥远的传说。

  1949年,全疆仅有电厂7座,总装机998千瓦,年发电量97万千瓦时,尚不及今日新疆一天的社会用电量。

  1950年,在乌鲁木齐东北郊,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的官兵破土动工,兴建了乌鲁木齐水磨沟电厂,这是中华人民国成立后新疆兴建的首座电厂。

  但当时电力供应维持工业生产尚捉襟见肘,根本无法居民生活使用,全疆大部分地区基本还在使用煤油灯照明。

  王怀云,新疆伊犁托海水电厂一名工龄与厂龄一样长的员工。

  1984年7月12日,王怀云驾驶着工作后的第一辆汽车在尘土飞扬、坑坑洼洼的土上行驶,他是要参加托海水电厂的开工典礼。

  今天,王怀云站在几乎每天都要驾车来去的水电厂大坝上,他的记忆仿佛洞穿了30年的岁月。

  三十年来,王怀云了托海水电厂在荒凉的喀什河畔发展壮大,1988年,托海水电厂以5万千瓦的总装机容量骄傲地摘取了新疆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的桂冠。

  随后,这个荣誉桂冠一次次被新的水电厂所取代。1992年,总装机容量8万千瓦的巴州大山口水电厂建成投运,摘走桂冠。

  风是大自然赐给人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巨大能源之一。

  新疆风能资源丰富,位居全国第二位,可开发利用的风区总面积约15万平方公里,可装机容量总计在8000万千瓦以上,也是我国最早利用风能发电的省区之一。

  1989年,新疆首家风力发电厂在乌鲁木齐达坂城落户,这座拥有15台风力发电机、总装机容量2105千瓦的风电厂,成为全国容量最大的风电厂。到1994年,达坂城风电厂装机容量超过1万千瓦,率先建成国内万千瓦级风力发电厂。而今,在这里萌发梦想、扬帆起航的新疆“金风科技”,已经将风力发电设备销往世界,进入全球风电制造商前三位。

  2008年10月27日,玛纳斯电厂不仅以总装机123万千瓦成为新疆首家装机容量过百万的发电厂,还以30万千瓦的单机容量坐上了新疆发电单机容量之最的宝座。

  火电、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天山南北,各种电源建设蓬勃兴起。

  致富从这里起步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特克斯县乔拉克铁热克乡村民杨学仁建起了一家编织袋加工厂。然而,杨学仁通过现代加工业致富的梦因为少电而破灭了。

  杨学仁购进一台20千瓦柴油发电机,因发电成本太高,产品缺乏竞争力,最终不得不卖掉设备,关停工厂。

  乡亲们形象地把当时的电力供应比喻成“脱裤子电”,意思是用电时无电可供,晚上睡觉时,负荷下来了,电也来了。

  当时,电网等级不同,管理体制不畅,电网发展不平衡,难以发挥统一优势,这种矛盾在农村尤其突出,人们用电水平基本停留在照明这个最低层面上。

  建设大电网势在必行,但新疆辽阔的地域让送电线建设困难重重。

  不仅要让群众有电用,还要让群众用上高质量的电。新疆电力人向扩大和延伸电网范围的目标迈进。

  1991年至1995年,220千伏玛纳斯至克拉玛依、克拉玛依至铁厂沟输变电工程建成投运。新疆主电网终于走出了首府乌鲁木齐,向北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延伸至克拉玛依市和塔城地区。

  1996年至2000年,110千伏奎屯至精河输变电工程和220千伏鄯善至哈密输变电工程建成投运,新疆主电网向西延伸至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向东延伸到新疆的东大门哈密地区。

  新疆电网终于迎来了新一轮的建设。

  1998年,对新疆电力建设来说是一个不寻常的年份。

  这年秋天,伴随着农牧民丰收的喜悦,总投资76.8亿元的农村电网“两改一同价”工程在全疆正式拉开帷幕。

  2001年,通过四年大规模的农网。75座110千伏变电站,422座35千伏变电站;2574千米110千伏输电线,8715千米35千伏输电线,51808千米10千伏配电线,60974千米低压线建成了,农村电网网架结构薄弱、供电可靠性差的局面彻底改变。

  新疆电力公司系统供电范围内的83个县市,全部实现城乡用电同网同价,仅“两改一同价”工程为各族群众减负15个亿。

  杨学仁终于圆了自己的创业梦。2002年,他贷款开办了一家农机制造厂,在他提出用电申请的第二天,供电所技术人员就把动力电接进了厂房。

  今天,杨学仁农机制造厂年产值超过100万元,生产的“学仁牌”多用途粉碎机不仅畅销伊犁,还远销至哈萨克斯坦等周边中亚国家。

  在充足的稳定的电力下,杨学仁创业致富只是成千上万受益农牧民的缩影。

  电通了,沙湾县一个村,一天就购买了十几台冰箱……

  电稳了,阿克苏地区农村一年新建30多个农副产品加工厂……

  电力为农牧民发家致富插上了现代化腾飞的翅膀。

  无电从这里结束

  “爸爸,我也想同城里的孩子一样,在电灯下读书。”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焉耆县七个星镇霍拉山村的买买提·牙生在县城亲戚家见到电灯以后,想用电的渴望就一刻也没有停止。

  霍拉山村依山而建,村里除了个别经济条件好的农民家使用太阳能供电外,绝大多数村民都与电无缘。

  上到五年级,买买提·牙生从来没有用过电灯,有一次写作业不小心打翻了煤油灯,把作业本烧去半个角,为此他难过地流下了眼泪。

  什么时候能和城里人一样,用上大电网经济实惠、安全可靠的电能,无电区的农牧民苦苦着。

  这个时刻终于到来了。

  2006年6月17日,国家电网公司与自治区共同签署“户户通电”工程《会谈纪要》,双方决定共同筹资3.36亿元,通过电网最大延伸方式,重点解决分布在全疆63个县235个乡658个村的2.1万户农牧民的通电任务。

  这在新疆电力工业的发展历史上,无疑又是一次。

  2007年9月27日,新疆“户户通电”工程全线告捷,2.6万户农牧民告别了,买买提·牙生在电灯下写作业的梦想实现了。

  当年,新疆实现220千伏电网全疆联网,形成了覆盖全疆统一的220千伏电网,这一电网书写了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世界上覆盖面积最广、单条线最长的220千伏区域性电网,结束了新疆“分散供电”和“就地平衡”的历史,进入到地州网间互供,各级电网协调发展的新局面。

  “户户通电”并没有彻底结束无电的历史,进入新世纪,天山南北一些偏远的农牧区还在用煤油灯。

  那些关于无电日子的记忆,75岁老人白朝贵刻骨铭心:人们回县城过年了,整个村子只剩下几户人家,儿子辗转500公里带着孩子赶来陪父亲过年。

  简单的年夜饭后,父子俩坐在昏暗的屋子里,在这个出奇安静的除夕夜,4岁的孙子无聊地趴在煤油灯下翻看连环画,额头被熏出一道黑黑的烟圈。

  虽然心里万分不舍,天一亮,大年初一吃过饺子,白朝贵固执地把儿子赶上回家的,“等通电以后,你们再回来过年,我买个电视机,一起看春晚。”望着儿孙俩渐渐消失的背影,白朝贵怅然若失,什么时候能通电呀?

  这是2011年的春节,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那仁和布克牧场图拉村的白朝贵还在盼望着电。

  这一年,新疆无电人口排查工作正在开展:12个地州的81个县市中,还有115.2万无电人口。

  石磙碾麦,油灯照明,冰箱做碗柜,电视当摆设,远离现代文明的农牧民们着“长”。

  国家提出通过电网延伸工程和新能源两种方式,在2015年底彻底解决全疆115.2万无电人口的用电问题。经过第一轮农村电网升级和“户户通电”工程建设之后,大部分农村乡镇也都接入新疆主电网。而剩下的无电区域,基本都在远离电网负荷中心的偏远山区、绿洲边缘和大漠深处。

  摆在电网建设者面前是艰苦的自然条件,复杂多变的气候,险要的地形地貌,短暂的施工季节。

  国家电网新疆公司拿出“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勇气与魄力。

  2011年1月,迎着漫天飞舞的大雪,新疆“十二五”首个无电地区电力建设工程在塔城地区托里县白杨河区破土动工,拉开了无电地区电力建设的帷幕。

  自治区党委、更是将无电地区电力建设工程连续四年纳入“民生建设年”重点建设项目。

  从塔克拉玛干沙漠到帕米尔高原,从阿尔泰山脉到巴里坤草原,一支支电力施工队伍,相继开进最偏僻、最边远的农村牧区,展开了一场延伸的大决战。

  2014年9月25日清晨,阿布都克里力·买买提家的那头毛驴准时嘶叫起来,开始了这个普通庄稼人一天的生活。阿布都克里力·买买提悄悄地起身,伸手拉了一下墙边的灯绳,灯亮了。

  沉浸在喜悦中的阿布都克里力·买买提并不知道,当他用颤抖的手拉下电灯开关的那刻,又一个新疆电力发展的历史时刻被记录:随着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巴仁乡罕铁列克村的正式通电,历时4年的新疆“十二五”无电地区电力建设工程全线告捷,比国家计划提前15个月实现了电网延伸覆盖范围内的户户通电,全疆彻底告别了无电的历史。

  输出从这里开始

  往昔,从陕西西安到新疆乌鲁木齐,汉代商人们骑着骆驼要走一年半载。

  今天,新疆物资从乌鲁木齐运送到西安,通过航运仅需3个小时。

  现代交通的发展缩短了世界的距离。

  但还有更快的速度,新疆电网与西北电网实现联网,新疆资源以电能的方式输送到西安乃至全国任何一个地区,只需要以秒计算的瞬间。

  新疆地大物博,能源丰富,有占全国40%的煤炭,39%的天然气,36%的石油。但距离内地途遥远,用火车运送成本高昂,把能源转换成优势产品,参加全国的优化配置,电力输出首当其冲。

  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以来,新疆加快优势资源转换,不断推进“疆电外送”,搭建电力丝绸之全国。

  2010年,750千伏新疆与西北主网联网第一通道建成投运,新疆丰富的电力资源第一次源源不断地通过联网工程送入内地。

  2014年11月2日,远在中原腹地的郑州市民从梦中醒来,人们开始了一天新的生活,但忙碌的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供市运转的部分电力,竟然来自2200多公里外的新疆。

  自从2014年1月27日,新疆首条特高压±800千伏哈密南-郑州直流输电工程投运以来,截至2014年底,已经累计外送电量133.176亿千瓦时,相当于外输原煤500万吨。

  这条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将新疆的风、火、光电“打捆”外送,实现了更大规模的资源就地。

  2015年4月10日,在新疆的东大门哈密市,新疆首个±800千伏换流站联变扩建工程正在加快施工。

  在这之前的十天,4320万千瓦时的风电,通过±800千伏哈密南-郑州直流输电工程这条“电力丝绸之”,跨越千山万水送入华中电网,让距离新疆3000多千米的湖北用上了来自新疆的清洁电。

  翻开“十三五”规划,新疆电力未来发展蓝图赫然在列:国家电网公司计划在新疆建设±1110千伏准东—四川、±1110千伏准东—华东、±800千伏哈密北—重庆直流特高压输电工程,新增疆电外送能力3200万千瓦。

  同步计划建设750千伏变电站19座,新增变电容量6870万千伏安,架设750千伏输电线8521千米,与西北电网实现750千伏“三通道六回”联网,疆内750千伏最北延伸至阿勒泰地区,最南延伸至和田地区,形成覆盖全疆各地州的750千伏电网。

  这些工程建成后,将成为连接西部边疆与中原地区的“电力丝绸之”,将新疆丰富的煤炭和风、光等清洁资源就地为电力输送到内地,实现“以电代煤、以电代油、电从远方来”,形成“煤从空中走、电送全中国”的新格局。

  这并不是最终目标。

  国家电网公司“一带一”经济带输电走廊建设的第一步就是要实现与中亚5国的电网相连,共享哈萨克斯坦大型能源和中亚丰富的风能和太阳能资源,远期或将实现和蒙古、俄罗斯等国联网,中国与巴基斯坦经济走廊能源互联互通项目业已启动。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从木沙巴也夫皮革厂那盏昏暗的电灯到超高压电网的大规模建设,新疆电力工业历经百年沧桑,一轮不落的太阳正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喷薄升起。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何珊]

  作者:杜文静 李易峰

 

电话订购
(9:00-21:30)
QQ客服
(9:30-21:00)
我们营业的时间
9:00-22:00

  • 客服QQ

  • 淘宝旺旺
关闭在线客服
© 2009~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本商店顾客个人信息将不会被泄漏给其他任何机构和个人
有任何购物问题请联系我们在线客服 | 电话:13656292682 |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 9:00-22:00
苏ICP备13055982号-2